欢迎访问av小次郎收藏家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网!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所在:>首页 -> av小次郎收藏家维权->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强拆过程中孕妇被打伤住进医院(载)

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强拆过程中孕妇被打伤住进医院(载)

时间:2013-08-23 11:00:06 来源: 作者: [] 浏览量:378

家住江苏省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大黄山镇老户人村一组村民刘洁一家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媒体与网络上看到的强拆情形会发生在自己身上。4月14日,在大黄山镇政府官员指挥强拆的过程中,孕妇刘洁被打伤住进医院,地方政府官员无一去医院看望,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记者在徐州采访期间,因拒绝了有关人等的财物,坚持报道事实,家中80岁的母亲竟遭到不明身份者的威胁,记者已查明威胁者驾驶的是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大黄山镇老户人村村干部使用的车辆。 孕妇被拆迁者打伤住院 老户人村村干部在没有完全征得村民同意的前提下,于今年4月14日,由老户人村村支书马飞,大黄山镇政府拆迁办主任、镇分管信访维稳办主任、镇包村干部张可恩的带领下实施了暴力拆迁,致使怀有身孕的刘洁被打伤。 记者在徐州矿务局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被打伤的刘洁。刘洁对着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哭着回忆说:“在4月14日上午9点左右,听说村支书马飞和镇拆迁办主任张可恩带人过来强制拆迁,当时我三叔家的房子一套已被拆完,另一套被拆了一半,我就过去阻止,并且说自己是孕妇,我用手机拍摄了几段视频,这时有人抢我的手机,没有抢走;大概到10点左右,我父亲被马飞带到了村支书办公室,我也跟着过去了,在办公室里,我看到朱双(当地政府解释说朱双是负责拆迁的施工方老板)在村委办公室,当着马飞和张可恩的面打我的父亲,我就过去阻止,朱双将我推到了办公室饮水机上,我摔倒了,当时也被摔的没什么知觉了。大概11点半的时候,我发现‘见红’了,被家人送到了医院。” 记者在医院看到了刘洁的住院病历,主治医生说:“刘洁已怀孕40多天,这次‘见红’,我们医院只能采取保胎的治疗方案,不知能不能保住,即使保住孩子将来有没有后遗症还很难说。”遇到这样的野蛮事件,刘洁家人当天就报了警,至今还没有什么结果。 百姓财物被“洗劫”一空 记者到达拆迁现场,看到了刘洁三叔(刘传林)家的房子被拆了一半放在了那里,拆迁现场也已停止施工。 刘传林夫妇回忆说:“4月14日上午,马飞和张可恩带人将我们家大门撬开,一群人冲了进来,将我们一家人强行带到了村委会,并限制我们的自由。上午10点左右,才放我们回家,还没到家就发现我家的房子被拆了一套,另一套被拆了一半,两套房内什么都没有了,家里的现金首饰都没了,屋内的东西都被马飞带的人搬到了村委会仓库,扔的到处都是。这几天还那么冷,我们一家人只能在没有被拆的两间屋里吃住,连被褥也没有。到了中午11点多,我侄女刘洁被朱双打伤‘见红’,说小产了,被送到医院,我们当时就到村里找马飞,马飞说,‘你们去医院关我们什么事,你们要是再来,我把你们的腿打断。’” 据目击者证明,当天9点左右,刘传林家的门被马飞等人撬开,将家里的财物全部搬到了村委会的仓库内,还有人将刘传林家喂养的牲口,连踢带打的拱出来,一匹即将生产的母马,当时就睡在了地上。 政府官员回应“不知情” 4月17日,记者前往大黄山镇政府办公室,一阮姓工作人员打电话到报社查询确认记者身份后,见到了当事人之一张可恩。 张可恩说,当时拆迁的时候他不在现场,包括刘洁被打他也矢口否认,在刘洁被打的时候,他正在马飞的办公室谈和谐拆迁的问题,根本就不知道朱双打刘洁之事,只是听到很大的响声才出来,见到刘洁被人扶走,而且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刘洁住院。当事人提供的几段视频,证明了当时张可恩、马飞等人就在拆迁现场。 记者:“被拆迁家庭为何没有得到任何费用?” 张可恩:“我们的方案是前期的费用一次性结完,3个月后会发给老百姓银行卡,以后按期打钱。” 记者:“据了解,很多家庭在2012年12月就已被实施拆迁,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助。” 张可恩:“已经达到3个月的老百姓还是少数,我们不能为了一个、两个人单独给他们办卡吧!” 当记者问及刘传林家的小马驹早产死亡时,张可恩先说刘传林家没有牲口,一会又说,上午10点多的时候,他看到了两头牲口在刘传林家的门外,看到一匹马在卧在地上,出于好心叫人将牲口抬起来。 记者:“孕妇刘洁被朱双打伤住院的事,你知道吗?” 张可恩:“我不清楚有人被打伤住院的事情。” 记者问:“村支书马飞没有及时向你汇报这件事?” 张可恩:“马书记没有向我汇报这事。” 记者问:“你是老户人村的镇包村干部,这么大的事村支书不向你汇报,这有违常理,如果他没有汇报,就是他失职,就是不作为行为,应该接受什么样的处理?” 张可恩面对记者的连续追问苦笑了一下就低下了头。 随后,张可恩又表态要组织人员到医院探望刘洁,但是截至记者发稿,也没有人前往医院探望。 有群众视频证明,在此次强拆现场有大黄山镇政府党委书记刘一民、镇城管执法队队长权奇彬、张可恩等均在现场。 而记者自始至终也未采访到镇党委书记刘一民和镇城管执法队队长权奇彬。 记者:“拆迁现场还有二三十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在现场,他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在现场?” 张可恩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 拆迁标准有瑕疵 4月17日下午,记者在大黄山镇政府二楼会议室采访了镇宣传委员杨委员、张可恩等。 记者:“我们的采访过程需要录像,可以吗?” 杨委员苦笑着说:“不要录像。” 记者只得将录像设备关掉。 记者要求看看老户人村的有关拆迁、安置标准时,张可恩说:“目前,没有新的补偿标准,用的是2004年徐州市政府的拆迁、安置标准,不过,我们比这个标准要更实惠。” 记者对此感到很吃惊:“徐州市临区的拆迁都使用徐州市2011年拆迁、安置补助标准。经济开发区怎么还用的是2004年的有关标准?” 在“徐州市政府关于调整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徐政发【2011】60号)中,明确徐州市“各县(市)、区人民政府、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新城区管委会、市各委、办、局(公司),市各直属单位,要认真执行此标准。调整后的征地补偿标准从2011年5月1日起实施。 一张姓村民说:“不是我们这使用标准落后,是我们这当官的会糊弄老百姓,会欺骗上级。” 村民指认官员在强拆现场 4月25日,记者再次赶到徐州市经济开发区所辖的大黄山镇老户人村,有村民根据当天的视频资料整理出“4·14”老户人村拆迁现场部分人员名单:刘一民(大黄山镇党委书记)、阚久永(镇党委办主任、党委秘书)、张可恩(镇拆迁办主任、镇信访维稳办主任、老户人村镇包村干部)、权启彬(镇城管执法队队长)、刘贤生(镇城管队队员)、张文新(镇城管队队员)、李雪梅(镇城管队队员)、刘建国(镇城管队队员)。 村民愤愤地说:“此次拆迁不是一般的工作拆迁,是有镇政府部分官员直接到现场参与指挥的强拆事件。” 我们在回到事件发生的4月14日上午,刘传林看到自家房屋被拆,就去找村支书马飞:“你们不按拆迁标准补偿我们,为什么要强拆我们家的房子?” 马飞当着镇包村干部张可恩的面对刘洁的三叔说:“不是我要拆你家房子,是(镇)党委书记刘一民叫拆的,你有本事,就去找刘一民。” 刘传林说:“你们这是强拆,是违法的。” 村干部朱信忠说:“你去找刘一民吧,是刘一民叫铲你家房子的。” 据村民指证,4月14日上午,刘一民在现场指挥强拆刘传林家房子,还有很多镇拆迁办人员、村干部、不明身份男子、拆迁车辆等。 刘洁说:“在村支书办公室时,张可恩在场,刘一民已经不在场。” 镇拆迁办主任谎话连篇 4月25日下午,记者再次赶到徐州经济开发区所辖的大黄山镇政府,在镇政府办公室偶见张可恩。 记者当着镇办公室三位工作人员的面问张可恩:“老户人村孕妇刘洁受伤住院的情况,现在处理怎么样了?” 张可恩说:“我安排村里干部去医院看望过了,她早就出院回家了。”说完就匆匆离开了镇政府办公室。 然而,记者中午才在徐州矿务局一医院病房看望过刘洁,面对张可恩的回答,记者木然在地。 记者将有关核稿材料交给了阚久永,请他亲自转交给刘一民,希望镇政府处理好此事,并在2个工作日内给予核稿回复。 直到4月28日下午,记者一直没有等到大黄山镇政府对此事的核稿回函。据政府派出的一位“说客”说:“刘一民不在徐州,在北京。” 记者与刘洁的家属联系得知:镇、村无一官员去医院看望刘洁。 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作报告时说:“改革征地制度,提高av小次郎收藏家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 为何国家有关改革征地制度却在徐州大黄山镇“睡大觉”? 当拆迁户面对强拆时,暴力拆迁、野蛮拆迁等的内在是“土地增值收益的博弈”,最终凸显的只是“当地拆迁者权力之恶”。对土地、对家园的捍卫,正是村民在捍卫着自身的合法权益,当强迁已成常态,文明、民权、民利等被践踏。村民面对还可能出现的安全威胁,该如何面对?村民面对不作为的镇政府,该向何处寻求公平? 记者家人遭纹身者跨区威胁 4月29日上午,记者再次拒绝了政府派出的“说客”给出的单方条件:“村干部不去医院看望刘洁,给你们10万元劳务费,怎么样?”遭到记者拒绝后,“说客”说:“10万不行,就11万,怎么样?”记者再次拒绝,并挂断了电话。“说客”希望记者不要将此次拆迁事件反映到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也不要报道此事。而刘洁家人的意思是“再等等协调”。记者在徐州采访后,再次用快件将所采访的材料寄给了刘一民,但至今没有任何回音。 因五一放假,4月29日11时30分记者离开了徐州,回到了南京。晚七时左右,记者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 记者的母亲说:“有两个年轻人来到家里,一个是徐州口音,胳膊上纹着‘龙’,另一个是司机,讲着当地的话。” 纹身者对记者母亲说:“这是葛恒水家吧?葛恒水在徐州帮我们家拆迁的事维权呢,他回不来,就派我们来看看你。”说完后就匆匆走了。记者的母亲受到惊吓,几天后才缓过神来。 记者经过多方调查证实:4月29日17时41分,一辆白色的越野车由西向东进入记者老家乡镇,3分钟后到达镇汽车站,一名男子下车换乘当地的一辆蓝色“QQ”开往记者老家方向,另一名“村官”模样的男子开车离开了汽车站,一会又返回车站接下车男子返回徐州。 记者将此事电话告知“说客”,让其转告刘一民不要骚扰记者家人,直至发稿,任无任何回音。

分享到:
[关闭][返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中评中评 好评好评 差评差评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最新评论
热门资讯
  • 不要让给av小次郎收藏家工发工资还是2017-05-31
  • 道县举办精准扶贫政策暨新2017-05-31
  • 乐村淘:6月6av小次郎收藏家节 av小次郎收藏家2017-05-31
  • 马铃薯价格一跌再跌,为何2017-05-31
  • 一公司为鼓励员工减肥 减22017-05-31
  • 探访胶州av小次郎收藏家网店主:一天2017-05-31
  • 农家院里的养蚕生活2017-06-01
  • 北京义联援助av小次郎收藏家工在河北2017-05-31
  • 湖北团风村干部私分扶贫款2017-06-01
最新加入
  • 2020年适合开什么店?开一2020-02-20
  • 诺贝尔瓷砖怎么样?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靠2020-02-20
  • 欧派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费多少钱?费用多2020-02-20
  • 如何开一家药店?需要哪些2020-02-20
  • 小超市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费多不多?适合2020-02-20
  • 疫情催热的“在线办公”,2020-02-20
  • 午托班怎么开?需要哪些要2020-02-20
  • 新冠疫情当前,线上启动+2020-02-20
  • 中旬做什么生意好?小型台2020-02-20
推荐阅读
24ea
  • 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农村部、财政部通知要2020-02-19
  • 农时不等人!李克强要求各2020-02-19
  • 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2020-02-18
  •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2020-02-17
  • 李克强赴中国医学科学院病2020-02-12
  • 习近平:以更坚定的信心更2020-02-11
  • 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农村部办公厅下发通知2020-02-11
  • 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农村部召开党组会议强2020-01-17
  • 中央和国家机关“写春联、2020-01-08
本网概况| 联系我们| 会员服务| 网站地图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av小次郎收藏家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村村通·一路发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全国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av小次郎收藏家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9 nmckw.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0904号-14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010-56021286 15300094337 监督电话:18610056221
业务QQ:    客服QQ: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0